火影忍者百科

广告

《火影忍者》完结 岸本齐史首次接受采访

2014-11-13 17:13:43 本文行家:再不斩

主人公鸣人,和另一个从故事开篇起就出现的角色佐助,以这两个人的对决作为结尾是我从连载之初就已经决定好了的。只不过,让他们以朋友的身份,还是以敌人的身份对决,该配上怎样的台词,这些则是在连载过程逐渐定型的。从两三年前起我就想进入尾声了,然后在大约半年前就决定再画几话就让它完结。

  连载了15年的人气动漫《火影忍者》已经正式完结,相信不少粉丝们还无法接受这一事实,今日,岸本在接受专访时,为我们讲述了一些关于《火影忍者》创作的故事,粉丝们不妨便看边回味一下里面的故事。

《火影忍者》完结 岸本齐史首次接受采访《火影忍者》完结 岸本齐史首次接受采访



“一点真实感都没有”

问——请问您现在的心境是?

岸本:毕竟从最后一张原稿画完到现在才经过了不到12个小时,所以一点真实感都没有。我以为起码会有一种终于解放了的感觉,没想到15年来每周的截稿日 已经铭刻在我的身上,至今都觉得下周还会有截稿日。我曾经计划过,等完结后要干什么什么,结果真到了完结的时候却不知道该从什么事开始做起了。反正先打扫 下工作室吧。然后做一做画漫画之外的事,比如运动什么的。啊,当然漫画还是会画的。目前准备在明年春季以短期集中连载的方式创作《火影忍者》番外篇。

问——请问您是什么时候开始构思结尾的?

岸本:主人公鸣人,和另一个从故事开篇起就出现的角色佐助,以这两个人的对决作为结尾是我从连载之初就已经决定好了的。只不过,让他们以朋友的身份,还 是以敌人的身份对决,该配上怎样的台词,这些则是在连载过程逐渐定型的。从两三年前起我就想进入尾声了,然后在大约半年前就决定再画几话就让它完结。

刚开始连载的时候,责编还跟我说“连载个五年好了”。我当时就慌了“真的假的?还要连载五年?”。开始连载的时候不得不忍受着周刊连载日程安排的重负,脑海中也闪现过“这么艰辛还是早早完结吧”的念头。当然并不是真的就想立马完结。不过也从来没想过要持续15年。

“笔下的角色们相当顽强”

故事能写这么久,多半是因为笔下的角色们努力而又顽强。我能够简简单单地得出答案,想出解决方案,但是他们却不会这样。不放弃,不屈服,耗尽力气,才终 于理解了,或者说才终于变好了。如果我从中作梗,随心所欲地让他们按照我的想法来做,那就太不真实了。这样创作出来的角色也会让人感觉很虚假。所以就造成 了画出来的实际页数比当初自己构思的页数还多了一倍。

问——比如在白热化篇章<佩恩篇>之中,敌人统帅佩恩理解了鸣人的话语后,放弃了战斗。怎样的对话才能不仅仅只让佩恩理解,也能够让读者理解?是不是这种地方构思起来比较辛苦呢?

岸本:在开始画佩恩战的时候,我并没有立马决定是否让这一战以对话终结。最后花了不少时间才决定用采用这个想法。即便如此,角色也不会那么听话,不可能说我怎么想他就怎么做。那样反而会让我心里不舒服。

挑战“少年漫画的底限”

问——接下来这个问题可能只是我身为新闻记者的一个愚见,“暴力会衍生出憎恨的连锁”这一主题的呈现是否在影射911事件后的世界情形呢?

鸣人,自我的投影

问——在《火影忍者》的世界里,五大国利用各自的战斗力——忍村,以及强大的能量块——尾兽,来保持力量的平衡。这容易让人联想到持有核武器的国家。

岸本:嗯。确实会让人把忍者联想成军队,把尾兽联想成核武器。然而虽说可以通过尾兽来保持平衡,但是一旦动用了尾兽,就会导致毁灭。《火影忍者》中 就出现了一个破坏现有平衡,使用尾兽力量的“晓”组织。“晓”不从属于任何一个村子,是雇佣兵组织一般的存在,不过说实话,这在现实世界里也是真实存在 的。在长期的连载过程中,我会从现实世界中寻找灵感,漫画中确实也有现实世界的重影。

问——鸣人是岸本老师自己吗?

岸本:毕竟是主人公嘛,还是有些相似的地方。比如我们都喜欢拉面,比如吊车尾鸣人学习成绩不好,很自卑等等都是自己的投影。鸣人一说“我要成为火 影!”,旁人就笑他说“怎么可能”。就像我小时候也会空口无凭地说“我要成为漫画家!”一样。只不过别人嘲笑我说“怎么可能”的时候,我并没能像鸣人一样 大声回答他们“我一定会成为(火影)!”,但是我会在心底里嘀咕着“说不定真的能实现呢”。话虽这么说,我日语很差,完全不相信自己能够成为创作故事描绘 出各种各样登场人物的漫画家。我明明连考试阅读题里出现的“请解读在该场景下该人物的心境”这种问题都答不出来啊!

无限月读即是“逃避”

问——我很好奇您的点子,比如使用沙子或者虫子等等多姿多彩的招数是从哪里来的呢?还有术的有效发动范围、发动条件等等设定感觉也很细致。

岸本:招数嘛,有些可能会从看过的电影里找到些影子,不过基本是和责编在探讨过程中想出来了。之所以会去规定招数的细节设定、适用条件等,是因为受限制 才比较有趣。我想在在招数受限的前提下,把战术发挥起来、把陷阱圈套运用起来。当然随着故事的进展,大招所受到的限制也就越来越少了。

问——斗智派鹿丸的作战策略相当有意思。会让人忍不住拍手叫好。

岸本:我把他设定为一个智商极高的角色,结果导致我变成受苦的那个人了。我描绘他的方法就是,让我自己花大把时间去思考各种各样的策略方法,而让漫画中 的鹿丸在瞬间搞定这一切,这样读者们就会觉得他很聪明了吧!不过我画完鹿丸之后就感叹,千万不要轻易画超过自己能力范围的人设。

问——在漫画的尾声,敌人设下的“无限月读”,是一种能够将所有人关进和平的梦境世界的大型幻术。而鸣人却拒绝它、抵抗它。

岸本:无限月读的寓意就是“逃避”。“忍者即能忍耐者”是《火影忍者》的主题。无论做什么事,忍耐都是很重要的,但是,谁都会想去选择轻松舒服的世界。 我也很弱小,一想到必须在几时几刻前完成工作,就会想逃去看电视或者DVD。逃离这样的真实世界,就是所谓的无限月读。在创作这一部分时,我也带着“劝诫 自己不要逃避”的想法去刻画它。
40岁的他“内心还是个孩子”

问——您是在什么时候切身体会到《火影忍者》很受欢迎的?

岸本:漫画家基本是一整天都对着桌子,因此就算别人说你的作品很受欢迎,我也难以体会到。后来逐渐收到来自海外的粉丝慕名信,我才明白原来作品在海外也 很受欢迎。陆续收到不知道是从哪个国家、用哪国语言写的信,我才知道原来作品受到各国读者的追捧。有一次在收到的慕名信里夹着一张娃娃装扮成鸣人模样的照 片,看到后觉得特别温暖。

问——您是否有意识到,您的作品与尾田荣一郎的《ONE PIECE》作为《少年JUMP》的两大招牌,一直都是这本杂志的领军作品呢?

岸本:肯定意识到了。毕竟是在同一本杂志上首屈一指的作品。正因为有了《OP》,《火影》才能努力到现在。我要感谢它这个特别的存在。有了竞争对手,才能互相角逐,收获成长。所谓写作“朋友”读作“对手”。它是《少年JUMP》名副其实的王道。

问——11月8日您就要迎来40岁的生日了(访谈时还是39岁),请问您此刻的心境是?

岸本:我的内心还是个孩子。从连载开始的25岁到现在,我的心境基本没怎么变。不过“人气下降了,什么时候会被腰斩呢?”这种战战兢兢的心态倒是平和了 很多。面对著书桌,只会想着该如何画出好看的、有趣的漫画。就这样15年过去了。昨天收到了来自初任责编惊喜。他手持花束来找我,虽然我忍住没哭,但是仿 佛在瞬间回到了还是新人的时候。《火影忍者》连载开始前,我们一起构思过故事和角色。不过听到“啊,来新助手了”“小学生也开始看《火影忍者》了!”的时 候,倒是会感叹自己的确上了年纪。

——有没有什么话想对过去的自己说呢?

岸本:我想对还是二十三四岁的、在自家走廊的复印纸上随便画了个鸣人的自己说:“好好珍惜那家伙!那家伙让你连载了十五年漫画哦”。

岸本:我并不想指名道姓地说其实这就是现实世界中的哪个国家和哪个国家之间发生的事,我真正想说的是,使用暴力的敌方一定有他自己的理由。如果不能够理 解为什么对方会这么做,那即便在此解决了敌人,将来也会重蹈覆辙。连载于少年漫上的作品必定会出现暴力,因此我画了个“否定暴力”的主题后就不知道该怎么 收手。最后虽然选择了用对话来解决,但是这也差不多快要触及少年漫的底限了。我当时还为此大汗直下大伤脑筋了呢。我记得那时候是坐在椅子上构思这个故事, 结果当我意识过来的时候已经过去了三个小时,人生第一次体验到了什么叫做“走神”。我深知这样对精神负担很大。现在想想那时候确实算得上是状态极度低迷。

一般来说,少年漫的主人公都是在第一话成功蜕变,接下来就是天崩地裂我也会贯彻自己的信念,然后用自己的信念影响他人,让相遇的角色为此改变。《火影忍 者》一直到中期也是采用了这种设定。但是鸣人在与佩恩战斗的过程中,逐渐开始苦恼如何才能让世界没有战争。或许强大、坚定、勇往直前的主人公是一种选择, 但是我想另辟蹊径。所以笔下的鸣人会去思考,所以我也不得不思考。这真的很痛苦。我和责编也商量过。责编说“既然是少年漫那就在这里狠狠揍他一顿啊”,我 则反对说“这样就变成纯粹的暴力了”。在我看来,人生的道路就是崎岖不平的,所以我觉得碰壁的主人公才更加真实。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再不斩雾忍判忍,“忍刀七人众”之一,斩首大刀主人!爱刀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