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百科

广告

《火影》岸本齐史《海贼王》尾田荣一郎对谈

2015-11-09 11:07:13 本文行家:再不斩

《火影忍者》岸本齐史VS《海贼王》尾田荣一郎巅峰对谈全记录。尾田荣一郎说:能和《火影忍者》一起竞争,真的太好了。最让我感激的是,《火影忍者》不会让《海贼王》一直处在上风,周刊连载时火影也赢过,更何况从世界范围来说,更受欢迎的还是《火影忍者》啊。就是这样总会时不时地让我觉得不甘心,真的非常感谢。除了《火影忍者》之外再也没有这样的存在了。

  《火影忍者》的连载完结纪念展上发售了公式导览书《道-MICHI-》,书中刊登了《火影忍者》作者岸本齐史与《海贼王》作者尾田荣一郎自出道以来的首次对谈全文!两位JUMP的顶梁柱究竟聊了些什么呢?篇幅很长,但干货和八卦满塞~还有不少秘闻等你发现!小编特意翻译了全文,大家慢慢看!

岸本齐史×尾田荣一郎

  “龙虎”巅峰对谈

  即是最强的竞争对手,又是最棒的盟友——

  屹立在《少年JUMP》、不,屹立在少年漫画界巅峰的二人

  同样怀着对鸟山明《龙珠》的崇敬

  交流着对彼此的敬意和对漫画的执念!

  《火影忍者》岸本齐史×《海贼王》尾田荣一郎巅峰对谈全记录 


《火影忍者》岸本齐史《海贼王》尾田荣一郎对谈《火影忍者》岸本齐史《海贼王》尾田荣一郎对谈

岸本:谢谢。果然有种“解放了”的心情呢。不过最近因为火影展和电影,还是相当忙碌,原本以为会更自由一点(笑)。

尾田:连载结束那时遇到你,你不是说“天空的颜色看起来都不一样了”吗?

岸本:确实是不一样,整个天都明亮起来了,是天蓝色的(笑)。

尾田:我还没见过那种天空啊,天空一般不是茶色的吗(笑)?

岸本:很多东西都变了哦,水的味道都不一样了(笑)。不过在构思电影剧本的时候,本来觉得没必要非呆在屋子里构思,就出门散步去了,结果一点进展也没有啊。

尾田:在外面不行啊。我出门调节心情的时候也想不出好点子。

岸本:但是外出就会看到各种各样的店铺,看到新奇的招牌就很想进去看看吃点东西。前阵子我跟孩子一起去看了场电影,非常开心,看完电影还可以一起吃个饭聊个天什么的。

尾田:好羡慕啊。连载期间很难有那么长的空闲时间,就算离开工作台也会觉得很不安,对吧?

岸本:没错,连载期间我也是那样的。

——听到《火影忍者》完结的消息时,尾田老师的心情是?

尾田:“终于还是来了吗……”,果然还是感觉很寂寞啊。虽然事先听说了消息,但内心还是不希望结束。

岸本:连载结束后我给尾田发了line消息啊,原本就有保持联络,也不觉得是件多特别的事情,搞得太郑重反而会不好意思啊(笑)。

——《火影忍者》最终话见刊的那期《少年JUMP》上,同期的《海贼王》扉页上加入了许多《火影忍者》相关的彩蛋,引起了热议呢。

尾田:岸本桑连载完结时的责编是我以前的责编,因此我们曾经密谋过“《火影忍者》完结时绝对要做点什么”,我也一直对他说让他帮忙出点主意呢。

岸本:欸?是这样的啊,这件事我都不知道。

尾田:结果那位责编一点想法也没有啊(笑),我就想着“总之把《火影忍者》的元素都画进去好了”,全靠临场发挥。

岸本:这样啊,当时一定很费劲吧。

——把墙上菜单的头文字连起来,就是“Naruto辛苦了”(ナルトおつかれさんでした)的意思呢。

尾田:因为想要体现“一乐”(鸣人常去的拉面店)的氛围,就觉得不如直接在菜单中暗藏一些信息吧。本来打算没人发现的话就只告诉岸本桑,没想到很快就被注意到了(笑)。

岸本:但我一开始完全没注意到,还是我弟弟(漫画家岸本圣史)打电话来说:“仔细看看背景里的菜单,会连成一句话哦。”我才“啊,真的!”这样子反应过来。

尾田:不过话说回来,真亏大家能注意到啊,我本来还觉得自己藏得挺好的。

海贼王766话《smile》里随处可见的火影标志海贼王766话《smile》里随处可见的火影标志

——读者们好像是从“芝麻菜的色拉”(ルッコラサラダ)那个菜名得到提示的。

尾田:确实一般的定食屋也不太会有这道菜,虽然我是去专门找了ル开头的菜名(笑)。

岸本:扉页上路飞吃着拉面、鸣人吃着肉的部分也很有意思呢。

尾田:路飞会把肉让出去也非常难得哦(笑)。

岸本:而且那一话《海贼王》(第766话)的标题还是“smile”,真的感觉心头一热啊。虽然引起了热烈的讨论,但那种喜悦是只有我才明白的。

尾田:还有个小秘密,本来除了扉页,还想在本篇中也画一些给《火影忍者》的信息,但是那时刚好在画柯拉松回忆篇,路飞根本没有机会出场,本来是想在背景各处藏入火影的标志,或者是在路飞的脸上也画出鸣人那样的线,结果到火影完结时,回忆篇还没结束啊。

岸本:这样啊(笑)。但仅仅是这个扉页,我看到的时候就觉得我当初也应该多画一点的。

成为火影的鸣人的石像脑门上的草帽团标志成为火影的鸣人的石像脑门上的草帽团标志

——岸本老师也在《火影忍者》的最终话里,在成为火影的鸣人的石像的脑门上画了草帽团的标志呢。

尾田:那个啊,岸本桑事先跟我确认过的,说是“要设定成小孩子们的涂鸦,画个草帽团的标志可以吗?”我当然是没问题,但是因为是最终回,有点担心火影的粉丝会不会不高兴。

岸本:没问题吧(笑)。我就知道在那里画个草帽团的标志肯定会成为话题。

尾田:但是居然是画到那么大的一页上去(笑)。可能是因为我们都是漫画家,经常给人一种在同一本杂志上竞争的感觉,所以大家都觉得我们不太像是朋友吧?其实完全不是这样,我们私下里也经常联络的。

岸本:对,其实大家关系都很好(笑)。

——两位初次见面是什么时候呢?

岸本:什么时候啊……好像是在我还是新人的时候,参加JUMP的新年会的时候。

尾田:是吗?

岸本:大概(笑)。那个时候对他的印象就已经是大前辈了。

尾田:说什么呢(苦笑)。

岸本:不不,尾田桑比我早两年开连载,当时我就觉得这下出了一个很了不得的人。所以一开始我还称呼他“尾田老师”,但却被他以“千万不要那么叫”阻止了。

尾田:当然啊,明明年纪一样大,为什么要被称作“老师”啊……

岸本:因为感觉先入行的都比较厉害吧,虽然我们也不是艺人(笑)。

尾田:我也是从岸本桑的新人时期开始就一直留意他,画得很好,而且很妙的是还有种“流派”相近的感觉。

岸本:流派啊……(笑)

尾田:类似“为什么你也会有龟仙流的道服”这样的感觉(笑)。不过正因如此,我也从一开始就进入了战斗状态。

岸本:还想过要竞争啊(笑)。

尾田:毕竟在漫画作品的立场上,还是会有胜负之争啊。但是见面之后就觉得真的是个很和善的好人,不管是赢还是输都不会有什么改变。所以就觉得,和这样的人争不起来了。

岸本:而且,我们都非常能理解彼此的艰辛啊。

尾田:这一点真的非常欣慰呢。艰苦的时候,最重要的是从什么人那里听到了怎样的话语。如果是相同立场的岸本桑对我说“我懂”的话,真的会有种被理解了的感觉。

岸本:因为真的懂啊(笑)。不过我觉得我还是相对轻松一点的,尾田桑一直都在第一名的位置奔跑,那份艰辛是非同寻常的,换作是我的话说不定早就压力大得胃穿孔了。

尾田:能和《火影忍者》一起竞争,真的太好了。最让我感激的是,《火影忍者》不会让《海贼王》一直处在上风,周刊连载时火影也赢过,更何况从世界范围来说,更受欢迎的还是《火影忍者》啊。就是这样总会时不时地让我觉得不甘心,真的非常感谢。除了《火影忍者》之外再也没有这样的存在了。

岸本:我也是以《海贼王》为目标,或者说一直想要战胜《海贼王》,这也是毫无疑问的呢。

尾田:《JUMP》里能同时连载两部幻想能力战斗漫画,也是托了岸本桑的福哦。

岸本:别这么说(苦笑)。

尾田:两个相同模式的漫画同期连载很容易抢读者,但是岸本桑想得很周到,巧妙地避开了这个问题。比如说路飞先占了红色,岸本桑就在配色时选择了橘色,所以《火影忍者》完全不会给人红色的印象吧?这就是事先避免了冲突的做法。但是假如是岸本桑比我早2年开了连载并且占掉了红色的话,我觉得我还是会挑战红色(笑)。

岸本:那是因为我们性格不同啦(笑)。我在连载时确实是会有意识地避开撞车的设定呢。

尾田:虽然这样说着好像很简单,但其实要真正避开真的很难呢。我也曾经很烦恼要怎么和《龙珠》区别开。

岸本:是啊。

尾田:《龙珠》已经结束连载5年了,依然让读者印象深刻,而且也是我自己很喜欢的漫画,感觉从正面对抗是不可能的,只能避开了。

岸本:我懂。

尾田:所以我会尽可能给读者加强“这不是战斗漫画而是冒险漫画”的印象。对于岸本桑来说会更难吧,因为除了要避开《龙珠》,还要避开《海贼王》啊。

岸本:的确做了很多尝试。因为尾田桑画了冒险的浪漫,我就不能画这个了。那么《火影忍者》就不要出去冒险,试着创造一个让人就算离开了、最终也还是要回归的故里吧。还有我会考虑到《海贼王》是从无到有、不断增加新伙伴的故事,所以《火影忍者》就是从一开始就有各种各样的伙伴,这样看起来就会很不一样。

尾田:这么说起来,我也有唯一一次避开《火影忍者》的地方。其实山治的名字原本是设定成“Naruto”的,火影开载时我忽然想到这个应该会是长篇连载吧?就急忙改了名字。

岸本:那是什么时候的事?那时已经做好卷眉的人设了吗?!

尾田:对,山治的眉毛是卷卷的吧?所以他的名字叫Naruto,设定笔记一直这么写的。所以幸好火影在山治登场前就开始连载了,不然想避开都不行了。(*日本有名的拉面食材“鸣门卷”的发音也是Naruto,卷形和山治的眉型一样)

岸本:是啊。

尾田:如果山治先叫“Naruto”你怎么办?

岸本:应该会避开(秒答)。

尾田:那可是主人公的名字哦(笑)?

岸本:真要是那样的话就改叫“MENMA”或者“SHINACHIKU”(笑)。不过标志就要重新想了。(*两个词都是干笋的意思,和鸣门卷一样是拉面食材)

尾田:SHINACHIKU对外国读者而言可真拗口(笑)。不过,画路飞的“巨人手枪”(拳头变大)的时候,我也有跟岸本联系过呢。记得吗,就是火影第二部的时候,有丁次拳头变大的场景……

岸本:啊有的有的。

尾田:我看到之后吓了一跳,赶紧联系了岸本桑,“撞梗了,抱歉”。

岸本:根本不用在意啦(笑)。

尾田:但正是因为岸本桑在这方面考虑了很多,才能让我们两部作品共存哦。

岸本:那是因为一旦被读者认为和《海贼王》相像,《火影忍者》就没有胜算了呢。我其实还是很受尾田桑的影响的,很大程度上。

尾田:没有那种事吧(笑)。

岸本:那是什么时候来着,有一次见到尾田桑的时候,我很好奇尾田桑是以怎样的心态画漫画的,就悄悄地问他了。

尾田:记得我当时说了什么吗?

岸本:尾田桑自己都不记得了啊(笑)。你当时说,“不要想着怎么样才能画得更好,而是要一直艰苦地画好每一话,并且保持这个状态。”给了我很大的启发哦。

尾田:截稿日临近的时候都是会画出来的嘛。

岸本:确实如此。所以让角色说的台词,如果不是自己真心的想法,就不会打动人呢,有种没有灵魂的感觉。

尾田:是不能传达给读者呢,如果不是把自己真实的想法画出来的话。

——尾田老师觉得岸本老师的作画怎么样?

尾田:真的是不管画什么都非常擅长。因为岸本桑对动画原画师非常崇敬,所以阴影的画法什么的都非常鲜明。

岸本:对,我会画得很明显,尾田桑就跟我很不同。

尾田:因为我是渐变派。不过像路飞之类的骨骼和普通人不一样,有时候也会不知道怎么画阴影(笑)。

岸本:尾田桑的构图非常厉害啊。即使有很多角色也可以非常协调地出现在一个画面里,而且画面富有故事性,看着就非常享受。

尾田:岸本桑因为喜欢动画,所以画面会有一般漫画看不到的效果。表现力真的很棒。尤其是鸣人他们用的忍术,明明是画面越大就越不容易表现,但在岸本桑笔下就很有变化的层次感。

岸本:我很喜欢画效果线,因为是我的执念(笑)。

尾田:最让我吃惊的是使用透明忍术沉入水中的画面,虽然只画了阴影,效果却好得让人感动,这种画法是你自己创造的吗?

岸本:画《卡卡西外传》的时候吧,好像是没错?

尾田:我画透明人的时候,就模仿了你的画法(笑)。

岸本:果然关注的点不一样啊,不过被你这么一说,我好开心。

尾田:还有就是颜色,真的是非常会挑颜色啊,在选颜色的时候有什么执念吗?

岸本:并没有啊(笑)。

尾田:你很喜欢古朴素雅的颜色呢。

岸本:嗯,没错。

尾田:我本来也是最喜欢岸本桑描绘的那种古朴素雅的颜色的哦,但因为《海贼王》是少年漫画,硬逼着自己加入了很多亮色,现在已经很习惯地使用亮色了,也是下了一番苦功啊(笑)。

岸本:原来是这样。《海贼王》的色调确实很明快呢。

尾田:不过这样两部作品又可以区分开了,也挺好的。

岸本:《海贼王》的颜色对我而言太难了办不到,这可是尾田桑的武器哦。虽然也看过很多作品,但像这样的用色我在别的地方从来没见过。本来还以为是你天生就有的才能,没想到是有意为之后天养成,这种明快感,真厉害……

尾田:我可是超努力地画过彩虹之类的来练习哦(笑)。

——岸本老师在画《火影忍者》的时候也有特别注意的部分吗?

岸本:有我前面提到过的效果线,还有就是我想在漫画里画出双脚闻闻地踩在地上的感觉。

尾田:听起来好像很理所当然,但事实上这个非常难画。如果肩膀抬高,腰的位置也会随之改变,掌握不好身体重心的话就会画不好。平衡感非常重要。所以鸣人就算只是摆出站立的姿势,也依然很有安定感。

岸本:尾田桑在这方面也画得很好啊。

尾田:我是配合脚的位置来画地面的情况比较多吧,《海贼王》中有很多大小差距很大的角色,要是先定下地面就不能尽情地画人物了。

岸本:我懂,我也画过巨大的野兽,确实很难,只能调整地面了。

尾田:岸本桑很喜欢《哥斯拉》,所以最喜欢画巨大的生物呢(笑)。

岸本:是啊,但是一旦出现了巨兽,原稿的速度就会变慢了,因为格数会变多。

尾田:从大型角色的视角来画,就会看到许许多多的小型角色,不得不多画很多东西呢。

岸本:不过,会像尾田桑这样每一回都画得这么满的漫画家也没有了吧?

尾田:是这样吗……可是鸣人的影分身要画起来也很要命啊。

岸本:那个真的很要命(笑)。

尾田:但这个部分果然还是要坚持的啊,虽然作画的过程很辛苦,但画好之后就会感觉非常幸福,读者也会喜欢。不管花多少精力,我都想画出高质量的原稿。

岸本:然后就是体力能不能支撑的问题了(笑)。不过正因为连尾田桑都这么不偷懒地好好画了,我也会想要好好画。

尾田:但是以后像《火影忍者展》这样的展会就会渐渐消失了呢,大家都用电脑作画,不再有所谓的“原画”了……也许我们会是能办原画展的最后一个世代吧。

岸本:世代吗……

尾田:会成为化石啊,我们。

岸本:成为活化石(笑)。

尾田:我不以化石的姿态突入新时代可不行啊(笑)。

——尾田老师最喜欢《火影忍者》中的哪个角色?

尾田:李洛克和迈特凯老师吧。岸本桑的中国功夫画得真好呢。

岸本:因为从小就很喜欢成龙啊,看了很多功夫片。

尾田:还有就是,再不斩的人设非常帅。《火影忍者》的再不斩篇也很火呢。

岸本:那时候真的画得很辛苦呢,毕竟每周都一边发烧一边画(笑)。

尾田:那是连载中最辛苦的时期吗?

岸本:最辛苦的应该是最后的最后吧。因为最后一话要上色,很早就开始画了。而且已经定好在哪一期完结,必须配合日程衔接好故事。但是眼看着最终话临近却发现篇幅果然还是不够用了,以前遇到这种情况还可以顺延一周,但这次却不行。老实说,当时真的觉得完蛋了(笑)。

尾田:完全没看出这么紧张啊,分镜明明还有余裕……鸣人和佐助的最终战之前的过程应该也是一开始就想好的,想这个也很难吧?

岸本:是很难(笑)。

尾田:我也是,想到将来要画《海贼王》温馨大结局的部分虽然会很开心,但是到达这个结局之前还有很多挑战。现在虽然有很多构想,但果然还是好难啊(笑)。

—《火影忍者》走向终点时,哪些方面让岸本老师煞费苦心呢?

岸本:要怎么准确地画出佐助的部分。虽然一直以来用了那么多笔墨去描绘鸣人的心境,但却一直隐藏了佐助真正的心情。虽然打算在最后让他吐露心声,但要如何进行到这一步,这个真的很难……剧情高潮是鸣人和佐助的最终对决,这个是从一开始就决定好的,结果也和预想的一致,但中间的展开却完全在预想之外……

尾田:因为最初的构想,画着画着就会有点厌烦吧,那时如果冒出了有趣的点子,当然要顺着这个想法走。毕竟新的想法很难得,而且如果不选有趣的点子来画,也会对不起读者呢。

岸本:那是绝对要顺着新的想法走的,如果新的想法更有趣的话。

尾田:然后下一周就要犯愁了,“后面的情节还没想好,怎么办啊”之类的(笑)。

岸本:就要往回圆故事了啊,让情节显得更合理一点(笑)。擅长圆故事的漫画家才能画出好作品吧。

尾田:对过去情节汇总的能力也很重要呢。

——虽然这个问题有些为时过早,但岸本老师下一部作品的构想是什么呢?

岸本:具体的现在还不能透露,不过我很想画科幻类型的作品。因为我很喜欢云,所以很想飞到天上去哦。尾田桑画空岛篇的时候,我真的超羡慕的。

尾田:那个你说过好多次了呢。

岸本:因为那个看得我心情非常好啊,我也很想画那样的故事,但是因为《海贼王》已经画过了,我就不画了(笑)。

尾田:看吧,又避开了(笑)。不过,我还真希望可以借着岸本桑没开连载之前的短暂间隙稍微喘口气呢。

岸本:但是连载结束之后,果然还是想再画啊。而且会想着在我无所事事悠闲度日的时候,尾田桑还在继续勤奋地画原稿啊。

尾田:那么,随时欢迎开新连载哦(笑)。不过,别的漫画家朋友结束连载时我都会立刻说“快回来啊”,只有对岸本桑我说不出口。毕竟连载了15年呢,总之真的辛苦了!

岸本:谢谢!

分享:
标签: 火影忍者 火影 海贼王 岸本齐史 尾田荣一郎 | 收藏
参考资料:
[1] 日本动漫网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再不斩雾忍判忍,“忍刀七人众”之一,斩首大刀主人!爱刀人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