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影忍者百科

广告

卡卡西被忽略了的悲情演绎

2012-10-16 10:24:09 本文行家:再不斩

卡卡西的一生几乎是失败的一生,幼年失去父母,少年失去挚友,青年失去恩师,壮年失去爱徒,最重要的是亲手杀死了自己不愿意杀的人。表面上看光彩无限,实际上一生背负负罪精神枷锁的可怜人,他的痛是被尘封的,这个痛将由带土来开启。

卡卡西被忽略了的悲情演绎卡卡西被忽略了的悲情演绎


  曾几何时,卡殿是那么的高大,那么可靠,一时间被崇拜,被推崇,被模仿。以他的聪明、稳健、神秘、帅气、强大以及懒散的性格征服不少观众。但好景不长,鼬的出现,改变了这种局面,因为人的移情别恋,迎接卡卡西的却是被抛弃,而且一发不可收拾,一个又一个强悍的忍者挡住了他的视线,因此一次又一次被遗弃。尽管如此,卡殿却不改其志,坚定不移地走自己的忍者之路,因为有一只眼睛为他看着路的前方。

卡卡西的成长卡卡西的成长

  如果鼬是悲剧的,那么我认为卡卡西是悲情的。鼬的出场可谓浓墨重彩,强大的实力、诡异的月读、神秘的服饰、沉稳帅气的脸颊、隐隐浮现的威压感,尽管跟灭族搭上了关系,就算再大的罪大恶极,还是一下子就牢牢抓住了众人的小心肝,要恨不能;而且岸本不惜笔力一次又一次地放大鼬的罪恶感,当有人开始有点遗憾或者疑惑的时候,作者笔锋回转,佐鼬一战再一次俘虏了绝大多数人的情感,这种强烈的视觉和精神上的反差与落差,引起了大家的共鸣以及神经上的享受,因此,鼬由逃亡忍者升华至神。这种浓墨重彩的情感是最容易被感染也是最容易被接受的。然而并不是每个人物都使用这种手法,卡卡西却是岸本笔下另一个悲情式人物,隐蔽的、不被人察觉的无赖与痛楚。现在让我抛弃卡卡西光环的一面,允许我试图深入地探讨一下卡殿的心理历程。

一、光环护佑下勤奋的富二代--幼年时期

光环护佑下勤奋的富二代--幼年时期光环护佑下勤奋的富二代--幼年时期

  这个时期大概为木叶34--41年(以四战64年记,以下同),也就是卡卡西7岁以前。这是卡卡西最幸福也是最骄傲的时期,有一个引以为豪且三忍都要畏惧三分的父亲--天才佐久茂,因此卡卡西是打心眼里的尊敬父亲,再加上自己天赋异禀以及勤奋,5岁忍校毕业,6岁升为中忍。一家皆是豪门,那种幸福和骄傲感是我这种平民无法感受的,因此卡卡西的幼年期是快乐的,我也相信卡卡西一定是非常阳光和开朗的。

二、失落与赎罪--童年时期

失落与赎罪--童年时期失落与赎罪--童年时期

  这个时期大概为木叶41--46年,也就是卡卡西7岁至12岁。

  佐久茂自杀那年,对于只有7岁的卡卡西来说,无疑是灰暗的。一个被村子所尊敬自己所崇拜的亲人居然选择了自寻短见,就算发生在一般的老百姓家里,这种懦弱以及不清不楚的行为,放在谁的身上都是挥之不去的阴霾,何况是个7岁的孩童,何况是发生在天才佐久茂的身上。我能想象到卡卡西那种骄傲和幸福感一下子荡然无存,带来的却是无边灰暗,高傲的头被无情的放低,熟话说,丢脸丢大了,一定会有人指指点点。不论佐久茂自杀的对与错或者该与不该,不管怎么说,这件事之后,卡卡西一定是恨父亲的,这种恨被压缩在心的一个角落里,试图不让其膨胀爆溢出来。这种人格是强悍的,却也是无情的,因此我认为这时候的卡卡西是执着、严谨、不拘言笑、认真做事的人,也可以理解为是个彻彻底底的忍者道具,但不是个感情的人。

  尽管师从水门,以带土、小琳为伴,规则大于一切,这是他必须要维护和保护的东西,如果谁跟他抢这个东西,他会竭尽全力的追回来,因为这是他的精神食粮,正是他这个时期前进的动力。遵守忍者(忍村)规则的执着,表面上是顽固不化的服从和遵循,实际上是表达对父亲的恨,与其父划清界限,是外表面上的一种精神宣泄;更是表达对父亲的“赎罪”,他不想重蹈父亲的路,父亲的错由自己来改写。

  因此,这个时期,卡卡西是失落的,一切的努力都是为其父赎罪。

卡卡西见到了父亲卡卡西见到了父亲


  题外话,这个时期,个人认为也是卡卡西的孤儿期。从卡卡西与其父的对话中,其母已故。猜测死亡时间大概为佐久茂自杀后一两年内。卡卡西母亲岁数不大,老死可能性较小,就目前的线索而言,由于自杀事件的打击太大,郁郁寡欢、积劳成疾而死的可能性较大。佐久茂的灵魂一直飘荡,直到得到卡卡西的原谅才安,说明自杀事件对卡卡西的负面影响较大,也愧对妻子,因此只有得到卡卡西的谅解才有脸去见其妻子。之所以说这个,只是想进一步反衬卡卡西的不容易,也是一个被上天抛弃的悲剧性人物。这种经历其实跟佐助最为想象。

三、彻悟与负罪--青少年时期

  这个时期大概为为木叶46--60年,也就是卡卡西12岁至26岁。这个时期比较长,分几个重要事件进行探讨。

1.神无昆桥之战--完全彻悟

卡卡西与带土卡卡西与带土


  这次的任务是大家最为熟悉的片段,卡卡西刚升为上忍的时候,雷切与写轮眼造就英雄的著名战役。然而就是在英雄的光辉下掩盖了卡殿心中的撕心裂肺的痛楚。“忍者所需要的就是能用来执行任务的道具......,感情根本就是多余的东西”,这就是卡卡西早期对忍者的理解,把自己是为一个工具,而不是个人,活着就是一个工具而已,已经没有了人格。这是种极其扭曲的思想,不难看出父亲的自杀对其的影响和打击有多严重,这其中包含着对父亲的不耻和埋怨,尽管能力出众,其实就是个可怜的人。然而带土的据理力争,让脱离人性边缘的卡卡西拉回现实。“虽然在忍者世界里,违反规定的人......会被称为废物,但是......不珍惜伙伴的人......是更没有的废物!”原来废物与废物还能这么理解,废物与废物还有这么大的差距,如果非要成为废物,为何不选择一个有人性的废物呢,人活着是作为人性而活着,而不是作为工具而活着,否则就失去了光彩。

我认为白牙是真正的英雄我认为白牙是真正的英雄


  “我认为白牙是真正的英雄......”,长期以来否定的东西,从带土的嘴里说出来是如此的铿锵有力。真正了解白牙的不是他儿子,而是一个与白牙毫无相关的少年。卡卡西无疑是聪明的,回头审视带土所说的话,回想自己的所作所为,他有必要重新思索父亲留给他的精神遗产,不仅不是不耻,而是光荣;也有必要从新开始他的忍者之路,因为天才是可以立即彻悟的。然而这种彻悟好景不长,仅仅几个时辰之后,另一个精神枷锁牢牢地锁住了他的心。

2.神无昆桥之战--永久愧疚

带土死亡带土死亡


  “我已经要死了.....但是我会成为你的眼睛.....帮你看着未来的......”。当长久被压抑的人性感情被释放出来的时候竟是这般光景,由于自己过错,自己朝夕相处的伙伴,最亲密的挚友死了,这种内疚和负罪感是常人难以忍受的。然而这一切,卡卡西习惯性地把这种情感再次封存了,变成了独有。左眼上的写轮眼看是给其能力上较大的提升,然而更重要的是永远挥之不去的痛与疤,时时刻刻都在刺痛卡卡西的心。

3.九尾事件--恩师离去

  木叶48年,也就是卡卡西14岁的时候,他的恩师水门离他而去。尽管漫画中没有卡卡西伤感的情景,伤感却是不言而喻,是真真切切的,水门是他为之奋斗的目标,是他最崇敬也是最尊敬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伤感呢。阿斯玛与自来也的离去,岸本用尽最大的篇幅渲染,就连三代的离去,大蛇丸的脸颊上都有一点眼泪,怎么到了卡卡西这里就没有了呢。是的,不应该有,因为卡卡西又把这种伤感冷冻了,自己的苦楚自己尝,卡卡西不是那种炫耀苦楚的人。

4.追逐佐助--爱徒歧路

爱徒歧路爱徒歧路


  第七班是卡卡西人生中过得比较充实和有意义的时期,尽管两名内定的高干插进其中,丝毫不影响其喜悦和成就感。这是卡卡西第一次授徒,也是最喜欢的一次授徒。因为这三个小孩突破了忍者规则的理解,深深触动了那颗尘封许久的心弦,带土回来了。因此他是认真的、精心的、完全投入身心的。但让他万万没有想到的是佐助要追逐自己的力量,越陷越深,竟然两个爱徒之间起了杀心,最终佐助离去。在鸣人与佐助之间,个人认为卡卡西最爱的是佐助,就像三代最爱大蛇丸一样,然而卡卡西却无能为力,不能挽回徒弟的心,未能正确指引前进的道理。在付出和获取的对比之下,卡卡西是心酸、是无赖、是一种毫无举措,更是一种无力的表现,对于佐助而言,其是完全失败的,这种失败的人生还在继续。

四、贯穿一生的痛

我没有办法保护小琳我没有办法保护小琳

  “......我没有办法保护小琳,而且一直在违背你我之间的约定......请你原谅我......”。这是个死人说的话,由于死了,最后的心结才释然了,如果不是长门,我们是看不见卡殿心中的心声。他一生中的纠结是没有办法保护小琳,一生中的愧疚就是没有履行与带土间的承诺,一生中最大的愿望仅仅是求得带土的原谅而已。当然,更讽刺的是,拥有看穿一切的写轮眼,卡卡西和带土却看不清自己和对方。

  你朝思暮想的带土,给你人生带来五彩斑斓的带土,给你一身带来精神枷锁的带土,给你整个人生带来负罪感的带土,时常在你的身边转悠,你却不知道,带土变了,你却未变。这让我想起了一句话,可怜的卡卡西啊,你真够傻的。当你知道你的恩师是被带土间接逼死的话,不知道你作何感想?!

你不打算责怪我吗.你不打算责怪我吗.


  “你不打算责怪我吗......?”聪明的卡卡西你真是笨得可以,当你知道阿飞是带土的时候第一个想起的竟是祈求他人的责备,可惜带土并不给你这个机会,如此完败,你将如何继续你与带土之间的情感纠葛?相信会有一次情感碰撞的精彩画面。这个先放放,还是让我们看看那贯穿一生的痛。

  木叶46--47年,也就是神无昆桥之战后不久,卡卡西在一次任务中使用雷切贯穿了琳的心脏,这个狠啊,真让人难以接受。这是真的吗?难道是斑(或绝)的幻术,不太可能,尽管斑仍有可能做到,因为卡卡西承认违背了与带土之间的约定,所谓的违背就是做了相反的事情;难道是水镜之术,不可能,施展水镜之术后必有两个卡卡西与两个琳;难道是误杀,也不可能,卡卡西是开启写轮眼的,能分清敌我;难道是绝的寄生分身,也不可能,因为卡卡西之前并没有接触过绝,绝没有办法获取卡卡西查克拉(绝能假扮宁次是因为战斗中与绝有身体接触,并吸收了查克拉)。当这些排除之后,不管是否掺杂斑的因素,卡卡西也许真的杀了琳。

卡卡西杀琳卡卡西杀琳


不要再问卡卡西是否有一千个不该,其实最痛的却是卡卡西自己而已。

  卡卡西满面的泪痕就像其面罩下的脸蛋一样百年难得一见,那种痛是不能用语言描述的。杀一个人不难,但要杀死一个深爱自己、挚友深爱、朋友托付、朝夕相处的人是难上加难,这需要多大的勇气,需要多大的决心。卡卡西不是那种怕死的人,如果能选择自己死,我相信卡殿一定不会犹豫,一定是情非得已。这种撕心裂肺的痛不是普通人能够承受的,他这一杀,注定是终身的痛。他杀断了与带土的承诺,不忠之人;他杀掉深爱自己的人,无情之人;他杀死了挚友深爱的人,不义之人。如此不忠不义无情的人难道卡卡西就不知道吗?这种失落与负罪感,他是要背负一生的,换个角度来说,只有卡卡西才能够背负这种痛。

交错的命运交错的命运

  现在还不能确定是何种情况下逼得卡卡西这么做,但有点是肯定的,以前卡卡西的浅薄会转移至带土身上,这对悲剧性的人物会继续他们的悲剧,就像604话最后的总结语--交错的命运!

结束语:卡卡西的一生几乎是失败的一生,幼年失去父母,少年失去挚友,青年失去恩师,壮年失去爱徒,最重要的是亲手杀死了自己不愿意杀的人。表面上看光彩无限,实际上一生背负负罪精神枷锁的可怜人,他的痛是被尘封的,这个痛将由带土来开启。

  后记:本以为有个好的题材,可惜自己文笔有限,不能完全表达我要表述的东西。卡卡西杀琳估计是定型了,至于是不是带土回忆那样,已经无关紧要,卡卡西违背誓言是不争的事实。只有这样,才能形成巨大的反差,引起读者的共鸣。根据剧情的推进,卡卡西看来是危险了,要使带土改变,不是口遁就可以完成,最大的可能只有卡卡西作出牺牲,渲染气氛,形成强烈的情感冲击,以达到高度悲情的效果。如果说佐助是最后一个被洗白的人物,那么带土是最后第二个,卡卡西的作用不言而喻。

分享:
标签: 火影忍者 火影忍者百科 火影忍者漫画 卡卡西 | 收藏
参考资料:
[1] yumeihong
百科的文章(含所附图片)系由网友上传,如果涉嫌侵权,请与客服联系,我们将按照法律之相关规定及时进行处理。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于www.baike.com

本文行家向Ta提问

再不斩雾忍判忍,“忍刀七人众”之一,斩首大刀主人!爱刀人士。